1
of 1
1
of 1

【獨家】陳麒尹醫生—前世情人要來了

November 14, 2017

世界上,有什麼事是最難以預測的?特首選舉?十號風球?波膽?樓市抑或是股市?我相信都不是。世界上真的有這樣一件事情,你很想預測、你很想猜中,因為你是真心想要為此而準備付出一切代價。而更神秘的是,對此,又會有專業人士為你提供近乎於最準確的「貼士」。但是往往在開估時,卻又發現命中率確實是莫名奇妙地低。這是什麼?就是你們家小寶寶出生的日子,而那「貼士」就是只能作參考之用的「預產期」。

 

其實身邊有很多例子都可以告訴你,寶寶出生那天,基本上都不是正中預產期的當天。換句話說,若果身邊有朋友的BB是踏正預產期那天出生的,不妨請你舉舉手!雖然如此,但身為醫生的我,自然明白這個Due Date的臨床重要性,它能協助我們去計算及規範整個妊娠期,並由此可以作出胎兒成長進程的評估。

 

但對於一般的準父母而言,Due Date可又是另一回事,至少對於我,它就是一條「死線」。尤其當這妊娠圈已經跑到third trimester之時,所有的挑戰都已經上演到終極篇。這DD可以令我知道,我還有多少天去完成上回講到的購物清單;它還讓我明白,我們還有幾多個周末可以逛BB展、訂尿片、預薑醋、砌BB床同櫃等等。當中,最最重要的就是回醫院「撲假」!在那個年代,男性侍產假還未出台,若然請不到假期陪產,這罪名非同小可,絕對不是「跪玻璃」就可以算數的!最後,太太敲定的產假是「前二後八」,而我亦取得了「前二後一」的假期,又過了一關。

 

到了第36周產檢,醫生說BB頭仔已經調到下方,一切好像已經進入了大直路,而孕太太的血壓、血糖和尿檢亦都全部合格。回到家裏,我發現「走佬袋」已放置好在客廳中,一切彷彿如箭在弦,家中真的快要添小寶寶了!她也許真的是我前世的情人,今世要來找我了!因為我家的日曆已說明了一切。

 

她的Due Date——西曆2月14日。

 

-----------------

作者:陳麒尹醫生:香港大學心臟科名譽助理教授,陳醫生在2003年於港大醫學院畢業,繼而加入公立醫院內科部,接受內科及心臟科培訓。二零一零年考取專科資格後,便全面投身導管介入治療及通波仔的工作,並且成為24小時緊急通波仔團隊的骨幹成員。此外,陳醫生亦有志於治療有心臟毛病的高危孕婦與及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