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吳崇欣—災後支援 用心同理

近日社會運動升級,警察動武的畫面,令不少爸媽擔心孩子,也令「創傷後壓力症」再次獲得關注。有團體甚至指出要及時介入,在此特別提醒何謂「創傷後壓力症」,以及甚麼是適時的介入。

創傷後壓力症是在「創傷」發生了至少一個月後才能診斷的,而大部份因應壓力所產生的不安,都是正常的身心反應,家長不用過份擔心,以為有不安便等同有病。而所謂適時的介入亦應小心,受過專業訓練的臨床心理學家知道,即時性、一次性的創傷後解說(Debriefing),不單對防止日後被診斷創傷後壓力症無效,甚至有研究指出,這一種解說增加了對象患上抑鬱和創傷後壓力症的機會!這個曾經在有學生在校園內自殺事件中,已被媒體討論過了。

換言之,如果身邊有人在最近的集會後感到不適,最重要的是給予用心的聆聽和支持,就像當朋友遇上其他人生不如意事,如失業、失戀等,給予安慰和陪伴便可,不必過份提供意見,可以先觀察對方一段時間,才考慮專業的介入。

而創傷後壓力症可以從以下四種渠道產生:

患者直接經驗創傷
患者的直接見證創傷事件
患者知道近親或好友面臨創傷事件,而事件涉及暴力或意外
患者重覆面對創傷事件中的令人厭惡的部份,如工人收拾人體遺骸,或警員不斷重覆聆聽有關兒童受虐的細節等。

而事件要定義為創傷,則是指事件涉及人命或生命受威脅、嚴重受傷、或性暴力等。

如果在一個月之後,患者有多個以下的徵狀,則需要注意尋求協助:

重覆地、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創傷片段
重覆地發惡夢,夢到有關片段
突然腦海出現創傷畫面,感覺回到當時的情景一樣
在突然看見外在的事物時被勾起片段,感受非常的不安或恐懼;也可以由內在的身心狀態而觸發回憶
為了避免回想起創傷,避開某些人、事、物、地方和內在的感受、想法
創傷後難以記起一些重要的創傷事件的細節
患者產生誇大的對世界、自己和他人的負面想法
對事件的負面詮釋讓患者持續責怪自己和他人
覺得與其他人疏離、長期感到內疚、恐懼、憤怒、羞愧,或沒法感受快樂
突然變得易怒、有自殘情況、容易受驚、過度敏感、難以集中精神和睡眠受影響

 


作者:吳崇欣,註冊臨床心理學家兼靜觀導師,香港大學臨床心理學碩士。兩子之母,私人執業好能平衝在專業與家庭中的多重身份。網址:www.mindfully.hk

  • Facebook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 Follow385Followers
  • YouTube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Zeen is a next generation WordPress theme. It’s powerful, beautifully designed and comes with everything you need to engage your visitors and increase conver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