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大澳校長惲福龍 相信每個孩子都會飛

這一天的惲福龍校長,四點半起床,到機場送學生上飛機。「學生見到校長重視自己,會好感動。」然後七點半趕回校門前,跟每個同學說「早晨」,接下來工作到七點半,駕車回沙田的家。每天在公路上花掉五小時,他不在意,「如果父母想感動自己的孩子,別光說不做,最緊要是:做!」

撰文:楊可悠
攝影:Pak Wing

採訪當日惲福龍一時興起與學生們鬥波,平起平坐,絕不違和。

曾經在港大、中大、城大任教人文學科逾20年的惲福龍,11年前因緣際會降落在大澳直資學校佛教筏可紀念中學。「我起初是想去中學做兩年以回饋社會,再捐獻些獎學金幫助窮困學生,想不到一做就做了十幾年。因為太捨不得,也因為自己得益太多,過程充滿喜樂。」

 

放下標籤

他帶領的筏可仔,連取三年《南華早報》Student of the Year Award(Best Improvement)、四年民政事務局「最佳社會服務奬」獎學金、學界醒獅比賽冠軍、中學校際七人欖球賽銀碟冠軍、學界田徑比賽冠軍等大型賽事獎項。別人覺得他在Band 3中學創造出奇蹟,惲福龍一笑置之:「我覺得自己最厲害的,是相信自己的學生厲害!我想告訴全香港的校長知道:每一個學生,不只我們學校,而是所有的學生都很厲害 !千萬不要標籤他們,否則他們不會相信自己根本就很優秀!」

成績,從來不是量度學生優劣的唯一尺度。「有些學生真的不喜歡讀書,他們喜歡打球就讓他打球,他們喜歡踩單車就讓他踩單車,他們喜歡養狗就讓他養狗,不一定要逼他們讀書的。他們喜歡上學就夠了,如果有一天他們想讀書,自然會去讀書。」

當然也有徒勞無功時。「我們的學生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有時也會令我感到挫敗。」惲福龍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看扁他們,靜待成長,「我只是幫學生將旁邊的阻撓或是雜草拔掉,不要逼他們去走大人心目中希望他走的路,讓他慢慢地知道應該怎樣走。」佛系式管教,結果比預期好:「只要不斷給他機會嘗試,最後每個孩子都會飛!」

惲福龍經常與學生一起參加行山、十公里跑、扒龍舟等活動,深信用運動鍛鍊意志力,來改變學生的學習態度及至人生命運。(受訪者提供)

尊重無價

校園裏的學生都叫惲福龍做「爸爸」,他也由衷地叫每個學生做「子女」。然而建立起這種親厚關係,不可能來自「父權」式的規管,「我本身很愛自己的學生,就像你見到地上的小狗,愛牠自然會彎下腰抱起牠,這不是放下身段的問題。我的子女每個都這麼可愛,我愛他們自然跟他們平起平坐。當他們覺得被尊重,自然就會表現得好。」

他指出香港不少教育問題都出在父母身上:家長把孩子送去學校,然後家裏什麼都不做,只期待八個小時的改變。「但是我們在學校教學生不要講粗口,回到家他被粗口問候,那麼在學校教的八個小時就被undo了。」說到底,父母與子女間貴乎尊重。「為人父母要尊重子女,把他們當作一個獨立個體。現時社會上紛爭很多,在家裏都不願認同彼此的思想。其實只要明白你有你立場、我有我立場,互相尊重就夠了。」

因為痛愛學生,惲福龍在不少學生畢業後仍然繼續關顧,他相信人的成長並不局限在中學那六年,而需要長期的看顧。「播下了種子,總會有收成的一日。哪怕是十年,八年,我都願意等,總會等到他們蛻變的那天。」

60歲的惲福龍在去年暑假與學生一起由大澳踩單車出發,歷時31日踏過2,800公里,終點為北京大學。(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
  • Facebook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 Follow610Followers
  • YouTube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Zeen is a next generation WordPress theme. It’s powerful, beautifully designed and comes with everything you need to engage your visitors and increase conver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