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繆美詩—平等

警員地鐵站內開槍,全港的新聞都報導這是香港女警的第一槍。我讀來讀去很是訥悶。未幾,碰巧大妹頭做功課要選一則新聞與家人分享,無獨有偶她揀的就是這則新聞。她把從報紙讀到的向我作簡報,簡報才講完,就聽到她自言自語:吓,咁女警有乜特別呀?

我幾乎要抱著她彈跳起來,內心暗自喝采一萬句:吾道不孤!難道原來女兒跟我是英雌所見略同?為娘的剛剛正為「女警」這一詞大惑不解,做警員的不是男便是女,何以男性警察便只叫警員,女性警察便要女警前、女警後稱之?

更不明白,女警開的第一槍算是甚麼新聞角度?這樁案件,有探討餘地的題目多的是,為甚麼就是以「女警第一槍」做亮點呢?其實有警員陀槍執勤,就自然有開槍的機會。這一槍由女性警員來開,SO WHAT?

我知我知,自然會有人話:自從師姐陀槍以來,這是開天辟地的第一槍,當然有新聞角度。然而性別與生俱來,跟姓氏年齡籍貫相貌無異,難道首位姓陳李張黃何警員開了第一槍也要報導?第一個籍貫山旮旯的警員開了第一槍,也算是角度嗎?

自然也有人會說,狀元或女狀元、警員或女警、司機或女司機、大狀或女大狀,甚至特首或女特首,都是簡單一句啫。這點恕我不能苟同,這簡單一句並不簡單,它把女性在某些職位上特殊化,當中意味男性勝任這些職位是王道,女性則是要點題帶出的例外,是非典型,是基準以外的。這種語言在社會上廣泛流行,潛移默化下就是把女性排出去。

我對這題目特別敏感,或許也因為家有兩個女孩。她們從小不論是讀圖書還是講故仔,我都很有意識地向她們灌輸人人平等的道理。男孩子可以做的,女孩子都可以。大妹頭喜歡的世界偉人有凱倫海勒,有馬拉拉,但一樣有莫扎特和米高積遜。她倆自小的世界觀,就是只要肯努力、肯鑽研、有能力、有興趣,凡事皆可為,根本沒有男女之分。女孩子可以當工程師起大橋、造飛機,男孩子可以像Billy Elliot一樣舞上青雲。講到底,只要肯付出,就可以理想達到,此之為平等。

或者,有人會認為我是甚麼「女權」分子。老老實實,我無意爭取甚麼權、解放甚麼人,或搬出甚麼主義。我只希望如果人人機會均等,男或女就根本不必當作一回事。

據說,原來女警證件上的職銜一欄早前一概加「女」字先行,但兩三年前亦已一概棄用,男女警分別只在於姓名前的Mr 或Ms。其實,香港在男女平等議題上一直不乏有人為之監察發聲,推動改進。正因如此,我們更要努力捍衛成果。不要小覷文字的威力,語言反映心態,也會影響心態。推動性別平權,也要透過日常語言去深化,不要用文字將某個性別特殊化。

 

*全文轉載自《信報財經新聞》


作者:繆美詩,前資深新聞主播,後轉戰傳訊企業,現開設公關公司。愛事業,也享受陪伴兩個女兒成長,相信人生是場長跑,拒絕在起跑線上爭朝夕。

  • Facebook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 Instagram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 YouTube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Zeen is a next generation WordPress theme. It’s powerful, beautifully designed and comes with everything you need to engage your visitors and increase conver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