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鄧明儀—【澄清啟事】撤回仇恨的種子

昨午收到我教過的大學舊生來電與WhatsApp,說有人把我所有私人資料在社交媒體公開,還附加莫須有的罪名及完全失實的指控。雖說清者自清,但為免有人想借「顏色力量」人格謀殺,我必須在此嚴正澄清:1)本人從沒請暑期工,更沒可能「呃大學生暑期工錢走數」;2)從未稱「示威者係社會垃圾」。

相信慣讀我專欄及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教學10年的我一向視學生如子女般珍貴,也一直支持學生和平與理性地表達訴求。欣慰的是,這兩天收到擔心我的舊生紛紛留言說:「我覺得你冇可能會講啲咁嘅嘢,你係咪得罪咗人?」如神探福爾摩斯的同事們,則很快從相片的背景及拍攝者的倒影,猜到誰是始作俑者,打趣的問要否以牙還牙?我說事件已交由律師及私隱專員處理,清者自清。

隨著手機、網絡、社交媒體的普及,幾乎把地球村上的陌生人都那麼遠卻又這麼近的連在一起了,可另一邊廂,亦把許多羞辱他人的想法、憤怒的眼光、失去理性的報復,以為透過無法無天的網絡世界去咬住他人,其實往往最不放過的卻是自己。而我很快就發現,當心懷幽默與寬宏去看待如此種種時,就會產生原諒,甚至發生在道歉之前。

這讓我想起《道歉的力量》書中有關「先原諒,後道歉」的一個故事:1993年,史蒂文.庫克控告主教約瑟.伯納丁在1975年至1977年期間性侵他,而庫克當時是神學院學生,伯納丁則是辛辛那提市的樞機主教,庫克同時對這位主教與該轄區的其他神職人員索償一千萬美金。聯邦法官駁回這項指控後,主教便請求與庫克見面,並告訴他:「我對你一點也不記恨。」隨後庫克便為傷害主教及令他難堪而道歉,主教最後說:「每一個家庭當中都會有彼此傷害、發怒、疏遠的時候,但是我們不能因此背離我們的家人。我們只有這麼一個家庭,所以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來重修舊好。」

在這個充滿缺德、缺陷的社會裡,與其希望社會改變,不如先讓孩子們學會道歉和原諒的藝術,正如我對散播謠言的人從沒有一點恨,甚至想誠懇地說句:「對不起!」然後撤回仇恨,一切復歸寧靜。

 


作者:鄧明儀,資深傳媒人、大學講師、專欄作家、親子及教育顧問,筆迹見於《am730》、《立場新聞》、《ohmykids》、《都市日報》及《眾新聞》等多個媒體。現兼職工作、全職湊仔,視兒子為「平生唯一傑作」。
facebook:http://bit.ly/2sIimKz
Instagram:http://bit.ly/2HuZHMM

  • Facebook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 Follow463Followers
  • YouTube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Zeen is a next generation WordPress theme. It’s powerful, beautifully designed and comes with everything you need to engage your visitors and increase conver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