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獨家】June Leung—排名比生命重要嗎?

朋友都知道我並無子女,Steph是我的姨甥女,自小我們住在一起,我待之如女兒。

可能有人會覺得我們小題大做,一個小孩子大學畢業而已,值得你們一大夥人千里迢迢跑到地球另一端來,興高采烈地在社交網站整個星期不斷反覆用不同角度全方位報導情況嗎?是,也許有點令人失笑,甚至討厭,我們可一點也不覺得尶尬。

請容許我借一角告訴你關於這位小女生的故事。

患上厭食症

大人都喜歡Steph吧。自小她不用任何人擔心功課。智商140的她還要聽話服從,一點沒有其他資優兒的特別行為問題。她是那種寫錯一點點都會把整篇習字重新寫過、老師明明說這篇功課不計分可做可不做,但她也洋洋千字把報告認真寫出來、由校園門口開始一直與師長、同學、校役一一打招呼、笑容永遠掛臉上的陽光女孩。更難得的是從不驕縱、心地善良。

自出娘胎,幾乎每天都為家人帶來歡笑;直至一天,她患上厭食症。

我們永遠不會忘記那烏雲密佈、驚心動魄的三年。

天使突然變成魔鬼!為了少吃一點,說了一百個大話、偷偷在垃圾桶檢查食材、少少不合意大吵大鬧、支使外傭姐姐及司機哥哥凌晨做不可能的事,目的可能只是跑多幾個圈,或是找些根本沒有人會賣的所謂健康食物。但這些都不及身體健康情況急轉直下令人擔心,身高五呎一吋的她,體重降到不足70磅,全身因嚴重缺乏營養而長滿密密的絨毛。

那一天,各懐心事的兩母女到心理醫生診所覆診,醫生如常量心跳脈搏,臉色一沉,語氣沉重地對姊姊說:「你的女兒情況不妙,心跳已經低至危險水平,要立即送往醫院強食,否則性命堪虞。」姊姊還來不及反應,Steph已經第一時間發難,就地大哭大叫起來。平日溫文儒雅彬彬有禮的Steph變了另外一個人,仿佛被邪靈附體。

Richard正在上課,手足無措的姊姊找到了我。我想到強食的情景,就是把病人手足縛在床上,醫護人員強行餵食,或是插滿維生儀器,注射精神科藥物。想到這裡,不禁頭皮發麻。她只有16歲,悠悠此生怎可忘記如此噩夢般的療程?這豈不是救了命卻治不好病麼?

當下雖然無比恐懼,內心卻很清晰,決不能把孩子關進醫院。於是打了一通電話,找到了看著Steph長大猶如家人一般的醫生朋友,本來他正在午膳,立即奔回診所,姊姊與Steph走上去與他會面。

醫生為Steph量血壓、測心跳,當機立斷認為Steph雖然心跳過慢,但由於她是運動員,比普通人心跳慢也是常見的事,大膽地建議與Steph單獨對話,與她約法三章,要她承諾:暫停運動、要按營養師的餐單進食、不得說謊;要是維持到一星期,他就會以他的專業擔保Steph不必入院強食。

本來以為要縛手縛腳接受精神病人規格對待,聽到Uncle這個建議猶如遇上救世主,忙點頭同意。

自此之後,Steph的病情開始逐漸改善,當然也不是一帆風順地好轉,當中也是經歷淚水、汗水與無數爭吵,驚險的早上與夙夜無休的晚上。

總之就是我們的Steph慢慢地、一步一步地由地獄的深淵爬著回來了。

拒絕名牌大學

有人說只要經歷過生死,人會放棄執著。當日在最驚怖之時,我們曾經說過,只要她健康地生存,其他什麼都不強求。我們與其他很多資優兒家長一樣,曾經精心策劃安排她入牛劍、哈佛。現在我們只希望她健康快樂。

當然,到了選大學時,也避免不了一番「惡鬥」:大人的勢利與小孩的夢想往往就是對立。她不喜歡大名的學校,更厭惡苦心鑽研部署,她有她的想法與打算,我們見她以一等一的成績錯過一個又一個的大好機會,急得直踹腳。

一日某H大學的教練主動提出要給Steph申請入學的表格,我們都興奮得不得了,可是,Steph拒絕!

姊姊怒火攻心,眼看兩母女即將開戰,我打了個眼色示意她冷靜,再輕輕說了一句:「記得嗎?」之後思潮瞬間回到那驚怖的三年,人變得心平氣和,什麼神校也不再重要了。

之後Steph入了Tufts,兩年後轉Duke,逐漸志向愈來愈清晰:她覺得香港在治療厭食症(更正確來說是Eating Disorder)的資訊與技術嚴重落後,就是連死於厭食症的數字也沒有統計,然而歐美國家的硏究大部分只針對西方國家的人民,一切尚待進一步調查與研究。

長遠,她矢志要在香港服務與她有相似經歷的女孩子,免得她們因失救而白白送命,或造成終生遺憾的傷害。

Duke畢業後她會去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進修臨床心理學碩士課程,因為其中一位教授是專門研究亞洲女性進食障礙的權威,全球只有一位,而且該碩士課程非常適合自己。所以縱使Harvard在心理學排名全球第一,她心繫的也只有全球第五的Columbia University。

除卻生死無大事

我們今次八千里路雲和月巴巴的全家飛來見證她的大學畢業,看見她拿下一級榮譽,陪她一起由Durham去紐約入學,其實也是慶祝她的重生。

排名重要嗎?當然重要,但與生命的價值相比,變得相當微不足道。

如果你因為子女的學業煩惱不堪,如果你與子女溝通出現問題,如果你只想給他們最好的教育,卻似乎處處碰壁。我想告訴你,這些從來都沒有金科玉律,也不一定是金錢或人力資源可以解決的問題。

懊惱之際,不妨試想想,如果明天就要失去他,你還覺得入名校重要嗎?考滿分重要嗎?入神科是必須嗎?

我們固然要給予意見,某些情況下還是要堅持,但在關鍵的時候,要信任孩子。要知道最大的愛,最難得的愛,其實是信任!

有什麼大不了呢?除卻生死無大事。碰了一鼻子灰,失敗了,落泊了,甚至淪落了,回到家來,你如果仍然愛他,給予支持,回頭永遠不太遲。青春就是碰壁的本錢。

對他們信任,讓他們去試,給予他們保證,家的大門永遠為他們而開,是他們永遠的避風港,他們縱走錯也斷不會走得太歪,因為他們知道家中有人在永遠守候著。

而且千算萬算,也不如天算。放鬆一點,陪伴他們走人生一轉,也不枉一場父母子女的難得緣份吧!

祝福天下父母祥和安康。

 

(如覺得有可取之處,請分享,尤其當你是迷惘中的家長。)


作者:June Leung,遵理學校創辦人之一,教育與營商之間的邊沿人。

  • Facebook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 Follow247Followers
  • YouTube Error: Please check the details entered.

Zeen is a next generation WordPress theme. It’s powerful, beautifully designed and comes with everything you need to engage your visitors and increase convers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