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智慧媽媽】德國媽媽攜女回港遊學 望平衡德港教育長短

孟母三遷只為了給孩子一個更好的學習環境,近年不少港人為了子女的未來而選擇移民外國,偏遠嫁到德國育有一對小孩的港媽Cherie反其道而行。這位德國媽媽攜女回港遊學,為怕陷育兒盲點兼平衡德港教育長短,與老公目標一致地希望讓入讀小學的家姐來港短期遊學,全因想要讓女兒體驗在節奏快速的國際大城市體驗「有營養又健康的磨練」的壓力!

興趣決定命運 遠嫁德國當幸福人妻

Cherie自小就熱愛德國的歷史文化,料不到這個興趣改變了她的命運,「中學時有幻想去德國讀書,但媽媽說英文也未學好,就別妄想去讀德文!當時這個幻想無疾而終,後來有機會去澳洲讀大學,特地選修德文,那時在網上社交軟件上認識了一個德國男生,他不時會教我做功課,到後來我去德國讀暑期課程會特地約出來見面,就開始了這段感情,09年決定正正式式去德國讀德文,翌年就和他結婚了,之後再生了娜寶和淇寶,前後計落在德國已生活了13年。」成了異鄉人,面對新生活所帶來的無形壓力,即使在外國讀書的Cherie坦言也花上幾年時間,才能適應過來。

遇上了相互扶持的丈夫,遠嫁德國共組幸福家庭,「因為德國無移民政策,所以我不是『移民』到德國而係『嫁』過去,所以跟其他移民海外的港人所面對的問題是不完全一樣。」
遇上了相互扶持的丈夫,遠嫁德國共組幸福家庭,「因為德國無移民政策,所以我不是『移民』到德國而係『嫁』過去,所以跟其他移民海外的港人所面對的問題是不完全一樣。」

 

 婚後,她即時有面試工作機會,11年起開始分別在兩間傳統德國上市公司工作至今,「我不會用『歧視』 來形容職場上的德國人,他們在表面上是完全不排外,但對著是來搶飯碗的異邦人是會有差別待遇,例如在開會時我的資料跟其他同事的會有不同、會寫錯或寫漏你個名等,有意無意地令你感到同事間不是對等的。」她在轉到新公司後,改變以往處事模式,更加主動積極融入公司文化,「那時我決定自己要在職場上用全德語來溝通,畢竟用英語對話,某程度上讓人覺得你是以外國人身份來這裡工作,但用上德語『本地話』會更能融入公司文化,在職場上才能跟德國人可以平起平坐。」

去德國當過客會覺得這個地方好靚好童話,但當你要移居到這裡、要在這裡生活及工作時,會發現當地人的思想、工作方法完全顛覆過去對德國的觀感。
去德國當過客會覺得這個地方好靚好童話,但當你要移居到這裡、要在這裡生活及工作時,會發現當地人的思想、工作方法完全顛覆過去對德國的觀感。幸好她有家人的支持,才能渡過適應期。

 

這種改變帶來截然不同的待遇,終令她感到真正成為公司的一份子,不過要習慣德國人的工作態度還是需要多一點時間及耐力,「香港人好有彈性,只求達到目標會用盡可行的方法,但德國人處事方式就截然不同,尤其是我待在科研行業,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紀的工程師,根深蒂固、不愛試新事的傳統思想和死板不零活工作模式,讓初入茅廬的我嬲到很想咬手指插大髀,最後我用了最少兩、三年來適應。」累積十多年的工作經驗的Cherie給予忠告,「應對客及老闆要各有說法,這才是在德國工作成功的不二法門。」

德國育兒福利佳 鼓勵生育設三年產假 

作為全職媽媽Cherie說德國有推出很多育兒政策來鼓勵生育,職業婦女的權益很受重視,「小朋友讀幼稚園,上學時間很彈性,靈活地配合父母上下班時間。之前娜寶讀的那間學校,家長可以在2-5點接走小朋友,而一般德國公司全職員工,每周工時大約35小時,由於是計工時講自律,員工可以很彈性上下班,隨時可以接送小孩。」過去六、七年Cherie一直都是家庭、正職及代購副業三兼顧,現正放第二年無薪產假的她說:「身體不好的孕婦可向醫生取『禁止工作證』,放假期間支付全薪至預產期前六星期,之後會可放有薪產假一年,而產後第二、三年是可以向公司申請無薪產假。」

丈夫百分百支持Cherie發展自己的事業,家中大小事都會幫手分擔。
丈夫百分百支持Cherie發展自己的事業,家中大小事都會幫手分擔。

 

請育嬰假期間,政府會根據父母的薪資水平發放育兒津貼,也就是所謂的「父母金」(Elterngeld),每人每月上限1,800歐羅(約人工62%),而為了向家庭提供支援,政府更會為小孩提供津貼,「有孩子的家庭還可以領『兒童金』(Kindergeld),津貼會支付至25歲,首名子女約有140多歐羅,第二個小朋友的津貼會較高,而德國由小學到大學都是免費教育。雖然市民要課重稅,但稅款會用作社會保障,除了在醫療基本福利外,真的是由頭保到你腳趾尾,生育完的媽媽會可以去上產後復原課程,保險機構全包,即使你失業都不用瞓街執紙皮。」只要用得其所,相信大家也樂於繳付稅款,來保障市民生活。

平衡德港教育長短 回港遊學一年體驗都市壓力

作為母親最重視的就是子女的教育,女兒娜寶自小在德國接受教育,與香港重視發展讀寫的教育模式有很大不同,「當地教育以兒童為本、主張快樂及自主學習,培育獨立思考能力,政府不鼓勵小孩在七歲前學字,反而應從玩樂、生活體驗中學習,無憂無慮地成長。」Cherie受德式育兒法影響,雖重視與女兒的玩樂時間,但也想她在學習上可以更專心,「德國教育有好有壞,小孩子某程度上會較懶散,抗壓能力較差。」

當地教育以兒童為本、主張快樂及自主學習,Cherie亦很鼓勵娜寶發展不同的興趣。
當地教育以兒童為本、主張快樂及自主學習,Cherie亦很鼓勵娜寶發展不同的興趣。

 

為讓娜寶可以體驗在節奏快速的國際大城市體驗「有營養又健康的磨練」的壓力,今年夫妻二人決定回港遊學一年,「 這個決定既是為了讓娜寶學中文,除此以外,她作為半個香港人,可以趁這個機會能夠認識媽媽的家鄉。」離家多年,有感與年紀漸大的父母相處時間少,看著娜寶與公公婆婆兩代人的相處點滴,雖然一家人在遊學期間要不時德國香港兩邊飛,但Cherie覺得很值得花這一年的時間留在香港。

Cherie常對娜寶她說媽媽因懂中文才可以找到工作、在德國發展順利,希望她可以擁有這種語言能力。
Cherie常對娜寶說媽媽因懂中文才可以找到工作、在德國發展順利,希望她可以擁有這種語言能力。
Cherie希望今次帶兩寶回家跟留在港的婆婆及公公多點時間相處。
Cherie希望今次帶兩寶回家跟留在港的婆婆及公公多點時間相處。

與另一半明確分工 關埋房門處理婆媳關係 

過去六、七年一直是家庭、正職及代購副業三兼顧,Cherie原來早就為自己的未來做好打算,「15年帶同剛一歲的女兒返港,發現香港的天然有機嬰幼兒產品選擇好少又好貴,當時我正值放產假,就決定在網上開設嬰幼兒產品代購店,希望可以帶到好的嬰幼兒產品畀香港的媽媽,順道為自己日後事業發展鋪排後路。網店做了7年,有一班好錫自己和兩寶的熟客,即使工作好忙又不是賺很多錢,我都無後悔當時開店這個選擇和決定。」成功大抵多得丈夫百分百支持, 很有默契地互補不足,令她無後顧之憂。

「之前我的工作是幫德企去開拓中國市場一疫情前工作時間是好瘋癲,試過每個月都要返香港、大陸工幹,我老公好好,為了支持我的事業,他可以一個人湊女做家務,又會周圍車我去訂貨。」 
Cherie:「之前我的工作是幫德企去開拓中國市場一疫情前工作時間是好瘋癲,試過每個月都要返香港、大陸工幹,我老公好好,為了支持我的事業,他可以一個人湊女做家務,又會周圍車我去訂貨。」

 

不過再恩愛的夫妻都會面對天下最難解的婆媳關係,Cherie說只有互相遷就才能避免正面衝突,「無論任何地方及文化都會有婆媳關係,德國人不像中國人社會般『老人家要幫手湊』,老公父母不會主動幫手,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奶奶以為我帶小朋友回港應該好得閒,為何會讓婆婆去帶小孩返學?有份安穩工作點解仲要試其他野?但其實我也需要有自己社交及工作,為此有叫老公向她解釋,不過老人家在平靜小鎮生活了一輩子,要同現代社會接軌有困難,解釋完也不明白,不獨是文化差異,也是代溝。」Cherie笑說解決不了也不會直接同奶奶直接表達,而是會關埋門同另一半去訴苦埋怨,「最後關埋門都是一家人,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Cherie很感恩跟奶奶的婆媳關係問題不大,只要互相明白及尊重,就可以解決分歧。
Cherie很感恩跟奶奶的婆媳關係問題不大,只要互相明白及尊重,就可以解決分歧。

 

娜寶媽媽Cherie  遠嫁德國,身兼三職的多功能媽媽,婚後定居於德國圖林根州的耶拿,育有一對7歲中德混血女兒娜寶及15個月大的兒子淇寶,為分享在德國的育兒日常生活面開設了FB專頁《嫁「德」遠港媽,有對「德」意娃》,更經營德國嬰幼兒好物代購店「German Babyland」。 FB:HonkiemamaGermanlife

追蹤MAMESHARE

121,617FansLike
856FollowersFollow
1,91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spot_img

最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