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由打針談到小學半日制【家・校・神隊友】

由打針談到小學半日制 —— 近日政府宣布特定新冠疫苗接種年齡下調至5歲,消息引起全城熱議,但比起接種疫苗與否,家長似乎更關注全日制、半日制課堂安排?中小學家教會主席兼家長校董Kanris Lee分享家長對打針、小學半日制的看法。

前言

執筆之時,剛收到教育局在1月24日出的通函,內容講述有關5至17歲兒童接種新冠疫苗,和上學相關事項。在各家長群組,最多人討論的是有關達到7成接種率的小學可獲准恢復全日面授課堂。

最初以為家長們的討論和關注點是「打」和「不打」的抉擇,沒想過原來更多家長表達的是——半日制都幾好啊!半日制我沒所謂啊!沒有全日就沒有全日啦!

由打針談到小學半日制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半日制 VS 全日制

半日制有多好?其實不用我說,大家這兩年都已經親身領略過⋯⋯多出來的下午,可以從容不迫地做功課;可以安排補習和興趣班;可以去公園、逛街;也可以午睡。總之各適其式,enjoy yourself就好!

初小生未必很有感受,高小的一群就知道對比很大。早兩年,全日制的時候,放學是四、五時,做好功課是六、七時,溫完習是八、九時。一樣是能吃、能睡、能補習,但密集得喘不過氣。

做父母的,看見孩子的時間表比成年人上班還要命,除了心痛還是心痛。在疫情停課又復課、復課又再停的這兩年間,已經不斷有家長表示想將半日制由臨時措施變成永久實行。唯一擔心半日制比不上全日制的,應該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怕課程趕不上,怕學得少了,怕將來升學壓力更大。

由打針談到小學半日制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我們這一代「中女」,基本上都是由半日制小學和全日制中學裡長大的。友儕間常有人會緬懷當年半天上學,半天玩耍的情境。我們都是物質不充裕的一代,不用上學的半天,不會有資源去補習和上興趣班,反而可能是要替家人看管小小孩,又或者困在家裡看電視,甚至買菜煮飯等家長下班⋯⋯我們大多忘記了半天在學校學過甚麼,卻清楚記得另一個半天怎麼度過。

也許是沒娛樂就能專心,又也許是為了用知識改變命運,我們沒有因為只有半天上學而一事無成,我們也沒因為小學半日制而適應不到全日上課的中學和大學。

由打針談到小學半日制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今非昔比?

幾十年間,教育愈來愈普及,由九年免費教育推展到十二年,唸書唸上去的機會愈來愈多,新高中三三四唸的科目比以前還要少。我們真的非要用全日制小學來打好基礎不可?抑或其實可以返回以前的模式?

香港自1993年起逐步推行小學全日制,當時其中一個「功能」是托兒!對,恕我直接,是托兒。因為小孩不能獨留在家,所以用全日制小學來幫忙看管小孩(在教育當局文件中,稱為「使學生得到較全面的照顧」),讓家長可以外出工作。

這兩年因為疫情而造就的「偽・半日制」,正好讓家長適應了半日上學、半日要自己帶小孩的運作。2020年第一次停課時,不少家長大聲疾呼家中沒人,沒成年人可以留家帶孩子,也有些雙職父母要輪流支取年假,留在家裡陪同停課的小孩子。兩年後的2022,父母、家中老人家、傭人都完全地磨合了,半日上學也好,全日在家也好,家長都能安排妥當了。

後記

打針的防禦力與風險,我既不是專業人士,也無意在此談論。

打針是為了防疫,不是為了上學。這當然是正解。

至於打完針、夠7成人打針,可以由半日轉回全日,是福是禍,是好是壞,則是各人心裡一把尺了。

———————

現任兩所中小學家教會主席暨家長校董Kanris Lee
Kanris Lee

作者:Kanris Lee,退休中學教師,現任兩所中小學家教會主席暨家長校董、一所小學校友會主席暨校友校董,榮任九龍城區家長教師會聯會常務理事。並為全職媽媽,致力積極推動家校合作,為一對子女及師生同學們創建更佳學習環境。

更多Kanris的實例故事分享文章,請按【家・校・神隊友

想知更多親子教育資訊?請按【校園教育

追蹤MAMESHARE

121,617FansLike
856FollowersFollow
1,910SubscribersSubscribe
spot_imgspot_img

最新內容